能白兼黄

小皇文爱好者
有时自己冷圈耕作
文章不要转载,谢谢

【刃逸】替身(1-5 完)

*叔侄,时间瞎掰,年龄瞎掰,什么都是瞎掰的

*全是套路

--------------------------------

1

风刃倒在血泊之中的时候,拳头一紧后松,他睁开红丝漫上的双眼,眼前景象浮起了一层薄雾,模糊中有一身红衣,记得那抹鲜艳在他的过去里时常飞扬着。如今,红衣少年瞪圆了湛蓝的眼眸,一脸不可置信。风刃想,他还是一直对本就好好握在自己手里的东西十分没有把握。比如皇位,再比如风刃他自己。

殊不知这个结果多多少少皆是因为他而造成的。

 

人族和羽族千万年来两族相争,从未停歇。人族坐落于平原之上,青草萋萋,地大物博,是以让羽族多年垂涎大地安定可以百年不动。羽族则建都于高山陡峭之中,各处山巅皆是巧夺天工之作,犹如天然屏障,致使羽族毫不需要担忧别族来犯,人族亦眼红此一方的人杰地灵。虽如此,两大族之间为争夺地盘小战不断,但携全族大征的背水一战,在过往的历史长河之中次数却是少之又少。因为一旦开战,双方皆是民不聊生,百姓怨声载道,得政不利。是以,每隔百年,各族新皇就位,均有一段韬光养晦、歌舞升平的太平日子。

后来,风刃有时庆幸他们能有那一段无忧无虑、真诚坦率的时光。

 

远在三十年前,风刃蹒跚学步的时候,羽族大皇子正于展翼礼后登基接位。先皇尚是皇子的时候便一副王者风范。他行事端正,适才适用,见解独特,后来羽族在先皇如此英明的带领下,越发强大起来,这足以证明先皇的明政。风刃亦是看着如此的皇兄如何一步一步成长而来,他自己也说不清身上有多少东西是习成于皇兄。羽太皇和羽太后逝得过早,当时风刃尚是年幼,先皇为无人照顾亲弟而焦头烂额。如今威风凛然的摄政王当初还只是个稚气未脱的几岁小孩,先皇吩咐了多少侍女侍卫好生照看,均被他大发脾气打发走。生人勿近,先皇无奈,亲自抱起幼弟。奇怪的是,本来仍谁抱着也要挣脱的年幼亲王,到了兄长手里就不哭不闹了,许是长兄如父,许是骨肉至亲。

先皇笑幼弟性格乖张,对他谆谆告诫:“不许吵闹。”

年幼的风刃擦着哭得通红的脸,眼泪即使已经干透了还是一副可怜模样不停地擦,“只要兄长在。”那时他还没习惯叫皇兄,他似乎知道,正是那个于大殿之上、比前殿高上了好几层的至尊之位,断隔了他和兄长之间的亲密,再也无法紧紧相连。

但渐渐地,风刃和先皇反而比幼时更加寸步不离。先皇在批阅或是在议事,他都在一旁安安静静。幸好是亲王身份,没有什么需要避讳的情况,得以耳染目濡,先皇是如何行政、如何用兵、如何布防,他都细细看在眼里,甚至有着更深远的谋虑。可是他不作声,这是皇兄的天下。

风刃年少初长,却不轻狂张扬。刀刃渐磨,锋芒毕露,可是于朝政之上,这位亲王从未与先皇在任何问题上争执,皆是以羽皇旨意为上。对风刃而言,父皇母后早逝,作为兄长的先皇便是他内心的一盏明灯,哪会有人愚蠢得作茧自缚,将自己引向光亮的那点光浇灭。若是灭了,那将是连他的心也会整个黑起来。他为了护皇兄,小心翼翼地藏起自己的羽翼,却还是躲不过有心人。

 

2

再过了一些时日,一些话语终是传到了自己耳中。有些忠臣良将背着亲王向先皇提了谏言:主上,亲王留不得啊。这些传言没有前文后语,转到自己耳中的就只有这一句,这招离间之计使得够畅快的。人族而言,人皇对付势力逐渐强大的亲王,划分一方领地流放了便是。可是南羽都只有这么一个地方,流放不如死了干净。在先皇与风刃之前,任何一历王朝,从不乏兄弟之间皇位相争,从不缺刀剑相向、自相残忍。先皇给予了他这位至亲之王万分的信任。

“风刃是本王的亲兄弟,本王绝不想听到还有谁要说他的不是。”

风刃看着先皇直挺的后背,那里支撑了他从小至今的信念以及羽族如今的太平。

他做出了抉择。刀刃在于藏,再锋利也只能用于皇兄手上。

雪家在南羽都位列第二大家族,初代家主与风家先帝交好,加上有辅助拥帝之汗马功劳。后来世代家主皆任朝中要职。这一代家主表面上效忠先皇,暗中却是遣了家中嫡子雪凛故意拉拢风刃。雪家的举动姑且不是不能猜测,他们一是不满先皇对几大家族势力的制衡,二是希望风刃篡位后论功行赏时能给雪家更大的势力。他们不会得偿所愿,风刃不屑,索性使一出将计就计。

一日,大殿前,当着众臣,风刃向先皇提出,只要自己在朝中一日,那些企图掀起风腥血雨的逆臣贼子就不安一日好心,他甘愿退出势力争夺的漩涡中心,只当一个闲散的王爷。众人纷纷表示,羽族子民会感恩亲王对羽族安定的付出。先皇不好在殿堂之上明言挽留,被迫无奈同意了风刃的请求。

风刃命人收拾好了别院,种满了花草。别院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座亭子,花开满庭。他爱好音律,一把爱琴碧桐便是放在了亭中石刻长桌之上。每日皆会听到别院传来的琴弦丝丝相碰而响的音律,不紧不慢,却弦弦扣心。

亲王的闲散日子过了几年,先皇的长子出生了。

新生的王子名字是风天逸。人如其名。天长,地久。天地之所以能长且久者,以其不自生也,故能长生。天取自羽族能有双翼翱翔天际俯瞰大地,具天定的羽族未来之王之意;逸则是超凡脱俗,卓而不群。先皇后是一名人族之子,曾对飞落大地的羽族之民伸出了援手。先皇心怀恩德,邀其至南羽都设宴表谢意。不料两人一见钟情,先皇后便留在了南羽都。先皇为人低调,仅与先皇后成婚之时,整个南羽都难得显出一片奢华。风刃心中苦涩,他见过先皇后,对方虽是人族的平凡百姓却善良贤德,由她成为皇兄之妻羽族之母,都很好。

 

琴声悠扬,丝丝入耳。

闲散王爷的别院的宁静忽而被打断了,一阵小孩子的哭闹声音自远而近。

裴钰恭敬地微微俯身道“王爷,听声音应该是小殿下。”

风刃眉头一皱,细声吩咐“快把客人带下去,不要让小殿下看见了。”

那时候风天逸刚学会走不久,旁人若是松了手他便走得左拐右拐,一副时刻要跌倒的样子。身后跟着四五个侍女,个个一脸慌张,谁都想要伸手去拉这位金贵的小殿下,生怕万一跌倒擦伤有什么意外,羽皇必定怪罪下来。可是每一个人都没敢去,这位小殿下瞪圆了眼,满脸通红嚷道:都不许来!此刻风天逸尚小,浅蓝色衣服衬得小王子更加粉嫩可爱。他的生母虽是人族,可是丝毫没有浑浊风天逸身上羽族的白肤及独有的蓝瞳,从表面上看几乎看不出一丝他是羽人两族混血之子。

风刃看着自己眼前这一幕胡闹,嘴角一弯,向前弯身一臂捞起这位从未与之亲近过的侄儿。年纪小小的风天逸这边还在闹着,忽然感觉自己被腾空抱起,愣得收住了哭声,一脸愕然地看着风刃,不忘把摸到手上的眼泪鼻涕一股脑擦到风刃干净的紫衣上,继而紧紧巴着他的脖子惶恐自己没抓住会往后掉。最近几年风刃多在于别院,宫中到处说,那位王爷脾气变得孤僻古怪,一众王子侍从不敢吭声。

倒是其中一位年纪较长的奶娘放声轻笑道:老奴想起,十年前王爷也是像如今小殿下这般爱哭闹,只有陛下才能哄住他呢。现在也就只有王爷能镇得住小殿下了。

 

3

年幼的风天逸闹腾得很,先皇后在王子还小的时候就病逝了,先皇越发迷于政事。加上别院一闹,风天逸像是对风刃这位皇叔起了莫大的兴趣。地位仅次于羽皇的王爷没人敢招惹,除了风天逸。而调皮捣蛋的年幼王子没人敢教训,除了风刃。

可是没有谁不会眷念父母亲的温暖。

风天逸再长大了些的时候,经常会挥退了侍卫,自己静悄悄走进大殿,远远地看着先皇、他的父皇埋头于案前,却从未抬首看看他一眼。风刃每次亦是隐蔽了气息尾随风天逸而来,则是在离他还很远的地方就停下了脚步,他看看皇兄,目光又落至风天逸身上。像,真像。

 

风天逸被准许了随意进出风刃的别院。那里有风刃为他准备的玩具,桌上除了琴还有他爱吃的凉果。他日日缠着风刃,让他教他弹琴。没想到风天逸极具天赋,琴技习得巧妙无比,对碧桐爱不释手。他表面上不说,风刃可是看得一清二楚。他笑道,小殿下,这琴送你了可好。

他把脑袋摇如浪鼓,一本正经回他,皇叔的东西,天逸不敢强夺人所爱。

后来,喜爱音律的两叔侄把琴玩厌了,便去宫中一个池子下用杯子盛水,靠滴水鸣声。这鬼点子是风天逸想出来的,他不让风刃进来,自己窝在宫中半天,反反复复地装水倒水,仔细校准了每一个杯子所发的音色。风刃在殿门口等了许久,渐渐听不到里面风天逸的声音,心里一急顾不得推门而入。原是风天逸累了,双手直直扒着池边就睡着了。他旁边的十三个杯子,装着不同高低的水,滴水规律有序,落入杯中建成一曲。风刃心中微微悸动,那是他第一首教会风天逸的曲子,那时他跟他说,这是我最喜欢的。

 

在风刃成人展翼礼之上,风天逸盯着他的羽翼两眼发光。

“要飞?”

“要!”风天逸向蓝天展开双手。羽族是天空之子,眼瞳中一直倒映着天空的蔚蓝,向往翱翔是他们的天性。眼看风天逸过于兴奋已然没留意自己已经跑至了断崖边。

一阵狂风卷至,黑羽遮天。风刃展开了双翼,从背后紧紧地抱住了他。

飞翔千里,置身于淡蓝之中,俯视大地,微风轻拂。

风天逸毕竟还小,他先是兴奋无比四肢乱动,渐渐地看着在自己身下的景象一下黄一下绿一下白的,却怕了。他紧闭双眼轻巧地翻转了身,双手使劲搂紧脖子,昂首一侧把头埋在了风刃的颈窝里。声音闷闷地说道:

“为什么刚刚要从背后抱。”

“翅膀长在后面,这样我才是殿下的翅膀。”

“我不要。”

“好,那就这样抱着。”

风刃不知为何风天逸越说越沉闷委屈。他感受到他正微微颤抖,小喘着气,呼出的气息热烘烘、暖洋洋。

“你说……我的翅膀会跟皇叔一样吗?”

“不”,风刃回他,你会更厉害,你是羽族未来的王。

 

风刃开始会和风天逸下棋。年幼的王子什么都懂却又什么也不懂,棋子怎么下也是一塌糊涂。

幸好风刃有足够的耐心,一子一落皆是循循诱导。形势有利的时候应当紧抓先机。危机四伏之时又应以退为进。而最终无路可退的时候则应当狠下心来弃子,来等待后面的更佳的时机。

“棋盘上如何运筹帷幄,于朝堂之上亦是如此。棋讲究的机,殿下,你可是要好好学了。”

风天逸抿唇一语不发,风刃笑着当他长大不听教训了。

“你明明大不了我几岁,为什么要叫皇叔。”

没头没脑地年幼的王子说了这么一句,风刃不逆他意思,摸上他头上的发饰,银冠上的一根长长的黑羽。“天逸,你是兄长之子,不叫皇叔,那你说说叫什么。”

“风刃。”

风天逸的蓝眼睛清明透亮,他看着自己的皇叔,目光直白得犹如一把利剑,有着可以反射人心的光亮的刀刃。

风刃不禁一震,忽又自觉多心了。风天逸紧接着眼神一暗,目光向下,垂下的睫毛很好地隐藏了不小心亮出的本心。

“棋子,我们重新再来。”

 

4

风天逸眼睁睁地看着风刃胸前一片染红无力地倒下。他不敢上前,眼中的焦虑之色却是挡也挡不住了,有什么情绪一泄而尽。之后是怎样把叛徒镇压住的,雪凛又是怎么死的,都像是有人牵引着让他无意识而又干净利落完成了所有步骤,那是一个非常完美的计划。

风刃的这一出将计就计,只不过是交付太多,包括了他自己。

风天逸急急步入宫中的时候,太医正诊断完毕退了出去。风刃呼吸微弱,双唇发白,衣衫的血迹依旧骇人。风天逸整夜守着,他伸手紧紧握住了风刃的手,忽然惊觉内袖之中挂着天空草项链。风天逸眼角一热,声音嘶哑,轻轻唤道:“皇叔……风刃……”

羽族起源于高山民族误食了星流花长出了翅膀。靠每百年觉醒一次的星流花神所散播的星流花粉,羽族才能凝翼飞翔。星流花粉有限非常珍贵稀有,就算是在贵族中也有着严格的分配机制。

天空草项链是风刃送给风天逸的礼物,里面藏了星流花粉,这也是风天逸后来才得知的真相之一。

 

先皇死的时候,整个皇宫的灯都都灭了。风天逸蜷缩着躲在角落里哭了整整一夜。

父皇死前只召见了风刃一人,风刃当了摄政王。风天逸不是不知道,不时会在风刃别院出现的客人其实是雪凛。越来越多的人跟他说,摄政王与雪家联手企图谋反。

先皇是遭暗算毒发而亡,为者何人显而易见。

他当着风刃的面狠狠把那条项链甩至地上,摔得四分五裂,拂袖而去。“亏我待皇叔如父。” 

风天逸一方面受着风刃以及雪家的挑衅,另一方面暗中组织力量,只求一举铲除逆臣。好不容易等到了机会,却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伤的是风刃,筹谋杀了雪凛处置雪家的也是风刃。金羽令被交至自己手中,听着他虚弱地重复着:“我南羽都只有一个王。”

 

先皇后逝世前将白泽交与了风天逸,告诉他不要认为自己与别人不一样。那时风天逸知道了自己天生没有翼孔。可是他试探着问风刃的时候,对方却很肯定地告诉他,你将会是羽族未来的王。他那时候并不懂,如果没有羽翼,如何当羽族的王。

风天逸想过,是否因为亲近便可热爱,却不全然是。雪家的雪飞霜自幼与他相识,亲梅竹马,对她情深如亲。可是对风刃却不只是如此。

但他从来就没有相信风刃会相信自己,天生残缺的自卑感挥之不去。像是风刃想送他琴的时候,他却怕是风刃嫌他烦了打发他走的借口。

 

风刃醒来的时候发觉风天逸一身红衣未换,就这样握着他的手在一旁睡着了。

当年先皇死后,可能是哭了太久疲惫又受凉,风天逸发起了高烧,睡得迷迷糊糊。神差鬼使,风刃倾下身亲吻他的眼角,碰了碰脸颊,仍是温热。他想,反正他现在睡糊涂了,放过了这次可能再也没有机会了,只有远远的叔和侄、君与臣。继而是脖颈、锁骨、肩膀,最后流连至双唇。风天逸半睁开眼,嘴唇微张,诱惑而又放任着风刃的舌头直入,靠着本能回应着细细吮吸。风刃偷得这片刻欢愉,两眼发红得可怕。

病愈之后他忘了那个晚上的事,如果风天逸记得,他便不会相信之后的那些谗言。可是不记得更好,风刃可以把自己伪装得更好,将他护得更好。

风天逸像是从指尖传来的温度感受到了鲜活之气,他看到风刃醒了,脸上的疲惫马上一扫而光,他笑着俯身而下。风刃闭起了眼,再次沉溺于那片柔软之中。

这个侄儿依旧是如此蛮横霸道,雏鹰终究已成长。

当年先皇死前仅召他一人相见,他知道先皇的顾虑,于是他发誓:永远忠于他、守护他、辅佐他,绝不起异心。

先皇提着最后一口气说道:

“不。我知道你对天逸的心意。我要你起誓的是,你对天逸毫无不轨。”

如今唯有这点,要忤逆皇兄的意愿了。

 

5

人族修建好了天空城意图撞毁南羽都。人皇谎称议和邀羽皇至澜州商谈,不料入了人族现任国师卑鄙的陷害之中。

风天逸初长的金黄羽翼被割尽,风刃抱着血淋淋的侄子而归时,杀红了眼。关键时刻羽还真破解了天空城的机密,使之解体成数不清的碎片,挽救了整个南羽都。

人羽两族的平衡又要破裂了。

风天逸的双翼变成了黑色,风刃说,被削了权的王爷有双翼又有何用。

风天逸则如多年前一样,只要皇叔在。

End


-----------------

分节4-5没有按大纲走,暂时写不出我想要的剧情,如果写出来了就当双结局吧x


Q&A time

Q1替身

A:这里完整解释原本大纲。替身一词包括:风刃以风天逸替为皇兄,风天逸以风刃替为父皇,风天逸以易茯苓替为风天逸,风刃以自己替风天逸为羽皇。

Q2先皇、风刃和风天逸

A:看的时候弹幕总是飘过为什么皇叔对风天逸如此好等等。我也想知道!于是用对皇兄的敬爱延伸至风天逸身上,感觉可以首先说服自己

Q3假如按照大纲有易茯苓

A:她设定的作用:①天空草项链梗 ②先皇与风刃对话的真相,本来是想借易茯苓把机枢的那些小道具交给风天逸而得知。本来机枢是羽族人,族中大事有录像不奇怪=。=


评论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