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白兼黄

小皇文爱好者
有时自己冷圈耕作
文章不要转载,谢谢

【忘羡】羡青山有思,白鹤忘机。(5&下文总概)

现阶段湛和婴的记忆都不完整,

想发展剧情的时候他们是有记忆的,想让他们从小谈恋爱的时候就没有←

写着写着感觉都写偏了,哎……所以现在有多少看多少吧TvT

------

5

江氏依水而栖,市集熙熙攘攘,除了有水生的菱角、马蹄,飞禽走兽诸如鸡鸭鹅鱼自然是少不了。食材因地制宜,江家的桌上菜式一直丰富多样。

其中魏婴和江澄最喜欢江厌离做的莲藕排骨汤。将莲藕洗净切成一指粗的厚片,中间镂空的地方塞满煮熟后碾碎的绿豆泥,先清水蒸煮至半熟,捞起。再与腌制好的排骨一起放入满满一锅的清水当中。腌制的排骨带了点咸味,最后还会加上一把晒干的虾仁,香气萦绕,垂涎三尺,味道鲜美无比。

籍蓝忘机刚行冠礼,江枫眠顺水人情邀了一行人参加江家的家宴张罗庆贺一番,蓝家虽不喜热闹,盛情难却。云梦莲花坞条条框框不多,因而家宴也只是将地点从府中移至了校场,其他与平日无异。一张张大圆桌,大家热热闹闹围在一起,自然少不得江厌离的莲藕排骨汤,一桌分得一大锅,肉香藕香,看着便口水哗啦啦直流。

魏婴看蓝湛挑了安静的一角坐下,好像四周的喧哗对他毫无影响与他毫无关系,一把拉了江澄坐到他旁边,不依不饶地又问了句:“我们是见过的吧”。江澄恶狠狠瞪了他一眼:“你连莲花坞都没出过,装什么熟”,嘴上边骂手中动作倒是没闲着,捧起碗,晃了晃碗里的汤,昂头喝了一大口下肚得了满足才比较冷静继续道:“魏婴你过来,不要靠到姓蓝的那边去。”魏婴更是一坐下就迫不及待含了一口汤嘟嘟囔囔,咽下的瞬间他好像也说服了自己。温家把所有夜猎区都化为他们的地盘,他们被命令待在家里不出去惹事,不去跟温家人争抢猎物,不许迈出莲花坞大门半步,连划船游湖也不许了。没出过莲花坞当然不可能见过蓝湛,以上几点很快就把自己的感觉否定了。他又扭回去跟江澄吵吵闹闹,争得面红耳赤一副拍桌而起之势,江厌离适时捧了另一锅莲藕排骨汤来坐到他们中间将他们分隔开,“阿婴阿澄,好了好了不要闹了,还有人在呢。”

魏婴放弃了与江澄较真转战到一块肉厚汁满的排骨上,余光瞄了眼蓝湛还没有动手,知道蓝家规矩多怕他是拘谨,空着的右手便去夹了块莲藕递至蓝湛嘴边,嚼着肉道:“蓝湛,不来试试吗,啊——。”

对于江澄无缘无故的恶意蓝湛倒并不在意。江澄性格随母,虞紫鸢一贯自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自己能不去惹麻烦就尽量不惹,那样麻烦也不会主动找上门来,几家结盟联手这个稍有不慎便会搭上全族的决定虞夫人当然没有完全同意。眼下,反而是眼前这一桌,酒香肉嫩,跟姑苏完全不一样,虽然清淡惯了,食欲多多少少还是被激起了些。只是魏婴的举动更让他吓了一跳,满脸警惕紧盯着莲藕的移动,视线缓缓移至旁边那人满是油腻的双唇上,心绪一时难平,神差鬼使,蓝湛凑过去张嘴从边上咬了一小口。藕脆却不硬,咬开了中间绿豆馅还能看到冒着缕缕带了肉香的白烟。眼看一块小绿豆泥从蓝湛嘴边掉下来,魏婴动作迅速接住了绿豆泥,捻着放入自己口中,还舔了舔各手指间,似一点一滴都不能放过。

魏婴一脸认真地看着他,毫不在意刚刚那个动作给对方带来多大的冲击,问道:“好吃?”

蓝湛低了头,拿着桌上的白帕示意魏婴把手递过来。过了许久,魏婴听到了蓝湛淡淡一声:“好。”

 

家宴散席后,两大家主移至密室商讨。魏婴正要跟着江澄一起的时候被虞紫鸢拦住了,她不深不浅地说了句,江澄可是日后要当家主的人。言下之意更是了然,家仆之子没有资格参与家族的密谈。魏婴虽是一愣,可是在虞夫人面前便不会特意要强,松了江澄转身而去。蓝曦臣亦随父亲一同入内,蓝湛跟在后面停住了脚步,微微一行礼道:“我亦不便参与。”

目光所至,一片热闹光亮中的一丝狂傲,蓝湛追至码头附近便才拉住了魏婴。

“莲花坞漂亮吧”,魏婴没有回头,直直看向莲花池的另一端。做成九瓣莲的大花灯从湖边至湖心漂浮连绵不断,柳枝都垂入了水中,莲叶一片接一片,碧绿欲滴。正是莲花花开最盛之期,绿中点缀的粉嫩清新得眼前一片明亮,无穷无尽。

 -------------

以下是接下来的一点点的大纲,后面会写到的内容,如果写到的话(嗯


莲花坞泛舟采莲,尝莲子,蓝湛把它含到舌底,吞咽了几口,因甘刺激变成混着甜味的津液

 

甜瓜

魏婴跟蓝湛说起江父江母

江父一块甜瓜就把他带回来了

蓝湛:给你

魏婴,给我干嘛,你吃啊,还有好多

 

温氏举办清谈盛会

射箭

抹额松了,抢在其他人之前,魏婴抢先抓住了,蓝湛一脸震惊,是因为还好魏婴抓住了不是其他人

魏婴抓着,蓝湛伸过去扶着抹额一端,魏婴松手一票,蓝湛才用力一抓,他想如果魏婴不放手,他也是可以给他的。

因为抹额松了蓝湛弃权不比了,魏婴私下找蓝湛非要比个高低

 

魏婴有点印象了。

屠戮玄武洞

蓝湛,第一次看你被玄武咬的时候疼死我了,你还要我再疼第二次第三次,有没有良心

 

玄武洞之后,魏婴被救回了蓝家,温晁去找了江氏麻烦,杀了江家爹娘,江澄被化丹

当消息传到蓝氏的时候已经一切已成定局,魏婴依旧去找了遇到了温宁找到了温情,将金丹给了江澄

蓝湛知道也不能阻止魏婴这样做

 

血洗不夜天

蓝湛说又要我等十三年吗

三拜

已经拜过父母了,对着洞口算是拜天地,然后对拜完,魏婴没起身,已经力竭而昏,蓝湛把他扶好,靠着睡了一觉梦回之前第二世的时候,梦醒的时候正好蓝启仁带人来了

因为睡了一觉魏婴清醒了,蓝启仁带来的人基本是魏婴打伤的,蓝湛仍是由于包庇他,受了戒鞭刑

送魏婴回去,魏婴问蓝湛,之后会发生什么记得吗我不记得了,蓝湛说,我不记得


温室倒台之后,清谈盛会被延续下去,三兄弟结拜。

 

第一世第二世比较清楚了之后,魏婴又问有没有烧纸

蓝湛说不大记得了,应该是有的,如果相信没有死,就不会一遍遍弹问灵了

乱葬岗围剿

乱葬岗之后这一次蓝湛没有弹问灵了,弹清心音

 

******

解释一下:

总体设定是这样子的,原作的第一条世界线结尾聂大瑶妹封棺百年,怨气甚重,蓝兄为压制而死才勉强控制住了局面。

兄死湛悲,两人在寻抱山散人的时候遇到一兽,自称本为灵但为寻另一罪孽至重的灵而贬至于此,得过婴母救助,就此报恩。这里说的就是“现”。

“现”在洗牌被他所说的另一个灵搅和,这个是“梦”,所以转出了第二条线,第二世因为梦的搅和,湛对魏婴冷淡,魏婴一直打算让他提前意识到自己的心意,如果问他要不要回姑苏的话,他就答应,可是湛没有问。与第一条线相差无几,乱葬岗围剿,魏舍身而救快要被万鬼吞噬的湛,婴死。第一年,第二年,直到第十二年,问灵之际,梦出现,告诉他你们之前有第一世,等到第十三年你就可以跟婴重逢了,细细说了第一世蓝魏两人间,让蓝湛认识到第二世自己到底干了什么,问已经预知还有一年就可能再见魏婴,现在给个机会重来,湛说愿赌,梦破。现把梦找到,并还蓝湛他们第一世时候的承诺。

看着是有三世,因为控制第二世的是梦,所以第二世实则也是梦

(不完全放弃的脑洞= =)

评论(5)

热度(29)

  1. 淡🍁语-苗能白兼黄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