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白兼黄

小皇文爱好者
有时自己冷圈耕作
文章不要转载,谢谢

【忘羡】羡青山有思,白鹤忘机。(3-4-上)

传送门:(1-2)

全文其实不会长。

如果有兴趣,会在这次更新说明上一次的内容,例如1-2,我想写的就是忘机的意思,以及蓝大能那么容易接受魏婴和蓝湛的事,因为他是一个大写的弟控。

那里其实还埋了一句关于蓝大自己的,希望可以写到那里把这件事挖出来填……

---------------------

3

 

在温氏还没为虎作伥到明面上来的时候,温氏虽重家族而轻门派,除了温家家主温若寒,家族中真正拥有不容小觑势力的直系亲眷子弟细数实则并不多。

次子温晁最得父亲宠爱故而最为趾高气扬,又爱整天抛头露面出风头,在众家面前显摆,自不知耻。可温晁不仅相貌平平一张肥脸油油腻腻,且修为不勤还自恃过高,灵力虽有可总不得道,品性又甚是不佳,能和用了卑鄙手段将原本身为名门仙家的正室赶离温氏害至含冤而死的王灵娇狼狈为奸臭味相投,一定不会好到哪里去。

王灵娇来自一不起眼的颍氏门生之后,这一族地处危山峻岭,因气候和地理环境皆不佳并不受仙家注意,一直冷冷清清淡淡而过,后因王灵娇一人得道鸡犬升天,颍氏被利用成了那些企图跟温氏结盟、奉承温氏的绝佳道具,开荒凿岭好不热闹。而且温晁为了王灵娇满意,大大地耗费了温氏一大笔钱财和人力。王灵娇本人一身媚俗,身姿婀娜,柳眉大眼,嘴皮子上一个大黑痣,唇却是红红咧咧,不难想象她是靠了什么辱人耳目的方法成了温晁床中之物。是理应很快就被温晁和各人心怀鬼胎利用和消耗完毕后马上丢弃的玩物,而她却毫不自知。两人恃宠生娇,仗势欺人,骄奢淫逸不断。

既有次子,温若寒还有一长子温旭,温旭的天资出乎意料得不错,远远在次子温晁之上,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得不到父亲青睐,温若寒对他的教育并不重视,放任置之不闻不问,因而他最潜在的能力没有完全修炼出来。温旭自知明为长子却在家中被次子死死压制着,母亲不在,仅有对外明面上温氏长子未来家主的挂名,谁也能看出日后避免不了被温晁取而代之。连家族直系血亲里的其他人对他也不怎么在意,久而久之他开始自卑继而自暴自弃起来,更是怠慢了仙道修炼。自弃者,不可与有为也。

其中,轻长子而宠次子最能体现的一点,温若寒身边最衷心最得力的护卫温逐流被派到了次子身边,吩咐他紧紧跟着好好护着次子。温逐流本来并不姓温,只因得了温若寒提携之恩,誓死追随不离不弃。能知恩图报,温逐流本来是恩怨分明之人,本性好善厌恶,对温晁王灵娇二人到处煽风点火的作为歹毒的心肠颇为不喜。背祖忘宗之余,人逆了本心而过何以活得痛快。他高身阔肩,号称“化丹手”,没有跟他打过交道的人并不清楚为何称之化丹,但又因与之交手后的人都一副死样一潭死水,渐渐原本蠢蠢欲动的人都失了试探的胆量收了挑衅的勇气,对他,众人皆闻之丧胆。

不料,姜还是老的辣。除却温逐流,温若寒倒是老谋深算颇有远见,他打响了算盘,不惜用封地及地位的利诱,钓得了一大批尚是有真正实力的世家名门,携一族而来向温氏俯首称臣。温若寒均把这些附归而来的家族恭为上等客卿,而好让他们都甘愿为温氏效力。

温若寒他们有要管天下百家事的闲心,但毕竟人力有限且还没有如此耗得起的根底,除了他们意欲挑起事端来的时候会故意无缘无故来找别家的麻烦,一般不是放在他们眼皮底下发生的事作出声响而不小心打草惊蛇,就算是例如某大家的家主忽然出了门,他们也未必会想到要注意对方的去向,没有足够的警惕引出十二万分的留意,刚愎不逊而自许太过之过。日常巡视大的地方遣了客卿,其余看不起的小地方甚至是用了归降的外姓门生,当巡视的人猜测或察觉有异来报才会加派些本家的人手帮忙。一来错报多,一来二去温氏逐渐不重视,二来待察觉之时实则为时已晚,核心人物并无法得知事件本貌深究对方意图来加以警醒。事无巨细,事必亲躬,方可天德合,若非如此必有疏漏。

4

鸱鸮鸱鸮,既取我子,无毁我室。迨天之未阴雨,彻彼桑土,绸缪牖户。

待时机成熟,想必温氏这恶鸟很快会从高空盘旋而下,用它横展的大翅扇起一番腥风血雨,用它勾起的尖锐鸟喙将周遭啄得人心惶惶,对其余百家强侵强占强夺。

所谓未雨绸缪。温氏的刚愎自用正好是其余各家能对此加以利用的空隙,主要以姑苏蓝氏、云梦江氏、清河聂氏、兰陵金氏四大家为运作核心,不定时带上自家寥寥几个门生,去到另一家拜访听学。以晚辈间切磋之名,暗为计策筹谋。当然所带的门生都不是普通之辈,均是修为出众品性端正一身正气凌然的亲眷心腹,遇到什么温氏外姓门生两三下解决不在话下,就算万一出手的是温氏那些客卿亦可完全抵挡住,举剑抚琴甩刀一气呵成,一旦举起保护属于自身之物的武器举起当属正义之斧便满身肃杀之气,干净利落,绝没有让风声走漏半点的可能。

但更为保险,现在这个情况一般只是每每两家碰头,没有超过三家,原因有二。一是人数少隐秘性愈强,二是即使东窗事发,也能减少这几个大家的损伤不至于同时全失了反击之力。例如金氏上一回来到了姑苏,那么聂氏过后便会到兰陵,如此一环扣一环,四大家族开始悄然紧密联系起来。

蓝曦臣看清这一次来的是江氏门生,父亲得了书信,需去云梦莲花坞一趟。传递是由各家挑出一个可靠门生带着家主的亲笔书信,经那家的这位门生亲手交到这家家主手上。而在来的途中,门生需要了解分析沿途所遇的异况,轻则及时解决断了对方消息源头,万一情况非常不妙亦可马上折返,暂时中断这一次的商讨计划先避了风头。因此,那家的门生能安全到达递上书信,说明这次成功没有引起温氏的注意,只要在去的路上再小心些,不遭伏击一路无阻到了云梦,一行人便算安全了。

既然安全,蓝曦臣便也帮着幼弟说服了父亲和叔父答应蓝湛想要同行的请求。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