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白兼黄

小皇文爱好者
有时自己冷圈耕作
文章不要转载,谢谢

【靖苏】庭花笑如锦

*没有前文也没有结尾,因为没写完(

当时有了点想法苗头,但没有打算正正经经写下来,只留了这么些片段

特别下面有一段“故人之梦”,当时设想的还是BE,梅长苏死后,靖王梦中,远处扶案而坐病弱的梅长苏站了起来,一步步向他走进,每走一步就年轻一些,最后变成了年少的林殊的模样,笑着拉起他的手,告诉他,梅长苏和林殊是同一个人。

其实我该好好完整保全一篇的TvT

---------------------------

梅长苏解释:当年父帅游历江湖化名至琅琊山,与老阁主不打不相识。十三年前,是老阁主救了我

萧景琰算了下时间,梅岭之案之时小殊十九岁,与蔺晨相识满打满算即便十三年,也是比十九要少的

梅长苏:得了老阁主的救命之恩,随父帅于江湖上以梅为姓……。蔺晨与我,便是老阁主与父帅。

萧景琰:小殊,我知道。

萧景琰:蔺少阁主,倘若有下一世我替小殊来还你的恩情

蔺晨:少来恶心我……靖王殿下,倘若有下一世,你和长苏。都是要欠我的。

 

梅长苏:你、静姨、霓凰、蒙挚,你们所认识的是林殊,所信任的是林殊,唯有蔺晨和飞流的眼中,我才是梅长苏。

 

交心告白之后。

梅长苏虽然体弱,但与萧景琰交谈之时从未现病弱之态,正襟危坐。

萧景琰虽然想,但也从未想过任何非分之举,也并不会有过分的举动。只能在他说完话之后,伸过去紧抓手。

林殊以前常年驰骋于沙场,削皮挫骨之后又是病弱之躯,常年在卧,皮肤白皙。

某次病发的时候,萧景琰伏在床边,紧抓住梅长苏的手,刚松开时能看到红印。

 

花灯节

萧景琰伏在身上,身下人双眼半眯,紧抓双手高举,露出了手臂,转而抓手臂

白皙的脖子透出了甘甜,萧景琰侧头凑了上去。

又是一手红印,隔天议事的时候,梅长苏把衣袖口拉得死死的

 

故人如梦

先是梅长苏与他正对着,商讨夺嫡之事;

再是看见自己身穿金丝龙黑色帝服,梅长苏起身,一步步走进,最后化为了少年林殊,拉起他另一边的手

 

梅长苏一时也不知道,林殊和梅长苏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连自己也不清楚的事,对于萧景琰而言,这是林殊还是梅长苏,长着梅长苏脸的林殊是何人,有着林殊魂的梅长苏又是何人。在过了一段时间之后,他才意识到,纠结在这一个区别上的也就只有他一人。

在事情一切水落石出之后,蒙挚来苏宅愈发兴致冲冲,这天更是提了一壶酒来,远远就听见他喊:“小殊——好酒——”

室内晏大夫瞪了一眼,梅宗主便识相地低头假意并不感兴趣,飞流会意一把抢过来,“不喝”,可是把酒稳当当地放在了梅长苏暖炉旁边的位置,对着他的苏哥哥咧嘴一笑又和蒙大统领玩去了。

晏大夫摇着头,管不了也不管了。

 

在萧景琰确切梅长苏便是林殊之前,对他,霓凰青丝绕一事上便是疑心、卫铮悬景司一案中再是狠绝。为什么在此之后,就可以说出“先生与我,如同一人”。

“殿下,我不能做回林殊。”声音虽轻,但很坚定。

“小殊……好,只要是你想的,便是好。”最后靖王只能道出这么一句,反倒更像是安慰自己,伸出想握住对方的手,到了一半又握作拳头收回来。萧景琰是心软了,却是硬生生痛了起来。

他是想把全部本来属于小殊的东西还给他。可是知道林殊并不喜欢梅长苏,差别太大了,曾经有一次,梅长苏说到:“蒙挚一开始能为我所用,因为一直写信联系他的人是林殊;郡主能暗中相助,停止追寻梅长苏是谁,因为在京郊长亭林殊劝住了她。你、静姨、霓凰、蒙挚,你们所认识的是林殊,所信任的是林殊,唯有蔺晨和飞流的眼中,我才是梅长苏。”

对方一脸云淡风轻,萧景琰一时无言可辨。

 

两人虽是心有情愫心意相通,但即是萧景琰所想的时候,必不会妄动。梅长苏体弱,与萧景琰交谈之时从未现病弱之态,每每正襟危坐,礼节端正,大梁的国事和百姓永远是他最为用心最为关切的事,什么儿女情长,似抛诸脑后。萧景琰只在议事完毕沉默的恰当,寻得机会去抚对方的手,指骨修长而分明。林殊以前常年驰骋于沙场,带着赤焰军上阵杀敌,皮肤微黄而透红,那都是晒出来的。如今,为解火寒之毒的侵蚀经历削皮挫骨又是变成了易受风寒的病弱之躯,常年在卧,皮肤异常白皙。具体火寒毒发作的情况,梅长苏之前每次都吩咐好黎纲,闭门谢客特别一定要拦住靖王。此时,已经没有人拦得住了,晏大夫施针之后,盖实了被子,萧景琰伏在床边,紧抓住梅长苏的手。约天亮的时候,梅长苏有醒来之迹,才放了手,刚松开时能看到红印。

 

又一年元宵灯节,蔺晨又是糖葫芦哄又是孔雀舞赶带着飞流出了门,梅长苏挨着门边看悬挂眼前的灯,看累了便就这样原地坐下。

“哎景琰……”有一个人站在他身后,梅长苏头也没回,“暖炉旁边有一壶蒙大统领送来的好酒呢”。

摇晃放下的壶里酒水踉跄撞出了酒香,梅长苏深深吸了口香气,歪头对身边坐下的人笑道:“是好酒”

浅浅一笑的时候,最是好看。

“先……先生的身子不适宜喝酒”萧景琰把壶撕开,对壶口闭眼享受一番,又故意举至对方面前,斟入了小碗一饮而尽,完了还把碗反着摇了摇表示一滴不漏,得意笑起来。

“景琰,蔺晨不在,你我不说,晏大夫不会知道的。”梅长苏抢过了酒壶倒出了小小一口,拿起碗亦是一口而尽,抿了嘴眯着眼全身靠在了石梁旁。

月色正好,莫要误了美景良辰。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