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白兼黄

小皇文爱好者
有时自己冷圈耕作
文章不要转载,谢谢

【忘羡】浮木(全一章)

*温苑/蓝愿 忘羡相认

浮木取自,“忽然发现自己双手像抱救命稻草、水中浮木一般抱着蓝忘机”,忘羡是彼此的只有紧紧抓住才能勉强漂起来的浮木。

没有蓝湛,重生之后的魏婴也只能是漂泊而无处所归;没有重逢魏婴,蓝湛的心不会重新活过来。

-------------------------------------

不久前,姑苏云深不知处的静室还是个除了蓝湛本人以外谁也不得踏入半步的地方,后来大梵山后带回来被献舍而归的夷陵老祖却可以。

直到现在众人皆知蓝忘机跟魏无羡之间的纠缠不清恩恩爱爱,多了一个人,蓝思追有时也会在静室出入。

 

跟着蓝忘机住进云深不知处之后,魏无羡隔三差五就带着他要出门夜猎。他说天底下需要他们去锄强扶弱的地方多了去,何况还能稍微减少蓝老前辈心绞痛的发作。无忧无虑无拘无束更是魏无羡所向往的,自然蓝忘机一直依着他。

几日前的夜猎却打破了这难得开始平静下来的一切。

阴气缭绕、琴笛合奏、时急时缓,最后尖锐的尾音吹破,才昭示着这一场恶战告捷,二人皆松了口气。下一秒,魏无羡握着陈情说倒就倒了。

蓝忘机脸色一变把忘机琴往背上一甩,直奔他而去紧紧接住,声声唤道:“魏婴,魏婴……”得不到那人回应,指骨捏得发白。

御剑而行越高耸之峰穿湍流之川本并不是什么难事,何况以蓝忘机的修为,剑又是那把幽光冷冷的避尘。他们却前进得很慢很慢,蓝忘机眉头紧蹙,似是不曾觉得回去的路如此漫长沉重。

蓝思追见两人归来,一向雅正知礼端正自持的含光君背着人此刻神色匆匆进了静室,于是跟着过去。

见他小心翼翼将人放置竹榻之上,垫好又盖了几床被子,榻上之人却像是要一睡不醒。

脸色越发阴沉。过了半晌,他稳稳地把人拉起了些,一只手则绕过对方的腰拥托着,才终于松了另一只一直牵着的手,怕是不小心扯住了青发疼醒熟睡之人般轻柔地解了魏无羡发上鲜红的发带。

“忘机,这是……”蓝曦臣得了蓝思追的告知亲自过来,看见眼前蓝忘机的表情便了然。魏无羡被献舍重生之后是原本莫玄羽的身体,资质跟他前一世相差甚远,又未结丹,以此躯体催动陈情依旧以自身元神统领鬼神,知道这是不可避免的了。只是没想到这么快,这么重。

即是故人逝矣十三年间蓝忘机的逢乱必出并不是因为魏无羡,起码他不会是全部的原因,那是蓝湛自己的心性品性。江澄一直骂魏无羡英雄病爱出风头,但可以肯定,那是蓝湛能跟他相知相念相顾的一点,一样正义的作风。

故每每夜猎,蓝忘机能弦杀一切作恶之源碰不得魏无羡半根头发,但拦不得陈情发起的进攻。

蓝湛把眼底的情绪再敛了敛,才转向他的兄长道:“我不知道……”他可是从来没有睡得那么安静,手上刚解下来的鲜红发带狠狠地绕了一圈又一圈,勒得紧紧。

自魏无羡昏迷后,蓝忘机不出静室不离半步,蓝思追遵泽芜君的吩咐每日到静室,大致汇报蓝家目前情况,小辈们的修习进度,看看自己有什么可以帮得上忙的地方。即使没有泽芜君的嘱咐他也会来,因为思追知道了他们是自己剩下不多的……

“阿爹,别难过了,爹爹……他会醒的。”

……亲人。

 

魏无羡跟着蓝湛在姑苏活得自然是快活似神仙。太满足了之后又开始琢磨挖掘有什么未满还可以再填填补补的地方。一直叨念着缺个小的,第三次被蓝忘机清清楚楚地听到了。

隔日,蓝忘机领了蓝思追过来。

“魏公子。”除了思追还有另一人的声音,魏无羡扭头看见了站在门口的温宁。

“你怎么也……”他的话道了一半被蓝湛的动作打断,盯着他拉自己坐好,蓝湛难得一次主动来撩,紧攥自己衣袖的力度来看似还有一阵期待和高兴。魏无羡一脸疑惑,莫名的目光移向了温宁。

温宁显得更紧张,他先求助般地看向蓝忘机,见对方微微点头,半晌过后,大家屏气不语沉默的气氛再次流转起来。

“魏公子……思追,这是阿苑。”

“哈!!??”魏无羡一下子反应不过来,思追是蓝愿我知道啊,可是……

蓝思追更是糊里糊涂,“阿苑……蓝公子……阿苑……”温宁越说越激动脸上的黑色裂纹显出了红,可是他慢慢蹲下抬起了眼,看向思追,抬手摸了摸应该不会存在的眼泪,跟魏无羡重复了一次那一句:“他跟我的表兄,真的很像。”

魏无羡看着温宁,不断揣摩他话中的意思,又看向思追,他的神情比自己的还要呆上几分。最后猛地看向蓝湛,触到魏无羡的目光,冰冷的眸子马上淡出了一片柔情,暖暖的,看得魏无羡觉得自己的眼睛也开始暖暖的。

蓝思追忽然一下子眼前闪烁出很多画面。

被什么人举着旗子背着走累了放下然后继续背着走,被什么人种在了地里,被什么人领着去集市问自己想不想要,又被什么人掏了钱袋出来买给了他,吃了甜羹抱着什么人的大腿不放,在血光滔天的时候被什么人藏在了树洞,又在迷迷糊糊过了不知道多少天之后被什么人救出。

小木刀、小木剑、泥巴人、草织蝴蝶……

外婆、六叔、四叔、阿情姐姐,宁哥哥,买东西的哥哥,羡哥哥……

名字和面孔一个个清晰起来,记忆迫不及待汹涌而归,怪不得温宁总给自己一个很熟悉的感觉,至于蓝姓温姓,既然含光君和温宁都不在意此时此刻他自己倒也不必介怀。

他扑向了温宁,亲人重聚,结局最温馨美好不过了。

见魏婴张嘴哈了一声过后再也没有接话,蓝湛终于开口道:“我并不知道是那个‘苑’。”

“好啊含光君”魏无羡马上恢复活蹦乱跳,双手高举绕着蓝忘机左右挥舞,“好,我愿意,好,哈哈哈哈”最后还踮起脚稳稳地圈住了对方后颈,不忘伸手挠了挠他的下巴。

“好啊含光君,那告诉我,思追怎么可以戴亲眷子弟才有资格佩戴的抹额,视为已出了?跟谁出的呀,嗯?蓝二哥哥,老实交代我还可以原谅你”

听着他又开始不正经撩拨,蓝湛无可奈何刚要阻止:“你……”

魏无羡一手捂住他的嘴,说得越来越嘻嘻哈哈:“我?我什么我。”

温宁带着蓝思追悄悄退出。

蓝忘机忍无可忍,憋了许久的一句不知羞却在看到魏无羡眼眶渐红时瞬间化成了满满的疼。舒展了眉头,抓起魏无羡乱动的手,放在嘴边开始舔咬。

魏无羡整个人乖起来不吵不闹了。一意孤行带着自己回乱葬岗,受尽戒鞭的刑罚,伤痛不已被迫闭关三年,出关却是只寻得思追归来,待如亲子亲自授毕生所识与他,蓝湛为自己所做的是有多少是有多深,自己已经知道的和蓝湛不告诉就不可能知道的,他是这两世数也数不清了。

那一条独木桥,也不是很黑。

他完全放松了身子整个镶入蓝忘机怀中,蓝湛俯身深深一吻,唇齿摩挲舌头探入对方腔中细腻又急切地辗转吮吸。

末了,蓝湛紧紧一抱:“好了,不闹了。”

魏无羡眼一眨,目光闪烁,不轻易放弃他作恶欲的本心:“思追,你思谁追谁呀蓝二哥哥。”

蓝湛毫不掩饰:“思你,追你。”

魏无羡当然知道,蓝忘机会思昔日幼时姑苏幽深雅静追父亲尚在之时与兄长无忧的天伦之乐,思谢温情一家正直善良不较得失对江氏施以援手,思月色皎洁之下高举天子笑迎风飘飘的衣袂,思同窗共读静室纸上飞舞的《上义篇》《礼则篇》,思画中正襟危坐倚窗静读之人鬓上之花绽放的肆意,思被温氏烙印烫得发红的胸口,思屠戮玄武洞中奋身入水的身影,追来人一身黑衣满身戾气而自己无计可施的悔恨,追没法逆转命运不得不背上沉重过去的无力无能,追血洗不夜天后的支离破碎,追十三年来不停寻觅的笛音。

听他简简单单应了自己,满心欢喜,在意识和理智离自己远去之际,补了一句:“蓝湛,我真的很喜欢你。”

迷乱之中,魏无羡又像是想起什么事,凑着蓝湛洁白的耳垂喘着粗气笑问道:“蓝湛蓝湛,当时你来夷陵到底是来干什么的呀,猎……该不是来猎夷陵老祖?”

“哎呦蓝二哥哥好哥哥,我们来打个商量,不要让思追喊我阿娘好不好……啊好好好,你是阿爹你是蓝阿爹……”

 

蓝曦臣敬二人之间的情意。

金陵台后,因为信与不信、谁可信与谁不可信之间,兄弟二人意见不一险起争执,是魏无羡察觉制止了这个苗头;

观音庙里,蓝忘机避尘一挥而下断了金光瑶套住金凌脖子的琴弦,一反既往不留余地狠绝地将手身分离。连金凌也是在面前死去,魏无羡又该如何;

云游暂归姑苏,魏无羡为了不让蓝启仁把错算到蓝忘机头上,竟克己守礼隐忍着不犯任何一条蓝氏家训。

一如既往,蓝曦臣问:你相信他?蓝忘机说:信。不带半点犹豫。

能思对方所思,念及亲人,密如至亲,如今寸步不离。

蓝家小辈有胆大包天之辈私论流言蜚语。

蓝景仪叹:“含光君苦守十三年,本以为守得云开,魏无羡又遭此变故,内心必无比痛苦。”蓝家家教:背后不可语人是非!蓝思追心里默念待爹爹醒来,要让他跟阿爹告上一状,罚倒立抄十次家训。继而笑答:“倒不是,若两人此生境遇相换,使得苦等苦思苦想的是魏前辈,后知后觉的是含光君自己,得知事件全貌心意互通之时知道自己如果如此对待过魏前辈,煎熬则强于现在百倍,无异于让他自己举剑自戳肝肠……”

 

当蓝思追直冲进来喊着魏前辈醒过来了的时候,蓝忘机正跟蓝曦臣商量着事。

思追后觉自己刚逾了规矩赶紧行礼问好,泽芜君,含光君。

蓝忘机一下子站了起来,一秒后才似想起兄长还在旁。“都无妨。”蓝曦臣看了看弟弟,不给他发话的机会挥手让他去。

他匆匆忙忙赶回静室,思追已替他把门推开准备下去。而魏无羡人笑眯眯地坐在床上,穿着一身洁白的中衣,不复丝毫前几日昏睡时的近几散尽羸弱之气,“蓝二哥哥,有没有想我呀。”

魏无羡跟他说起在莫家庄刚醒来时的场景,胭脂粉黛的吊死鬼,全身上下数道的伤痕,如果不替身主完成愿望,那些伤口就会无法愈合,一旦超过期限就会连人带魂真正地活生生地被撕裂。就算一不作祟二不复仇不闹不夺舍,再安守本分的孤魂野鬼有机会他还是想继续活下去的。“现在回想,那时候才意识到自己根本不想死。”

蓝忘机发觉自己有点说不出话。魏无羡看他愣着,敛了笑,伸手意欲贴入他脸,“蓝湛,怕了?”

隔了甚久没有得到回答,手被蓝忘机从脸上抓下来握紧捶入了自己的胸口,魏无羡继续等着。

“……有,怕。”怕你又会死。

直到听到蓝湛话中难以察觉的颤动,他心里第一反应,要命!

“累了。”魏无羡拽着他衣袖示意蓝湛过来躺下,继而将自己趴在上面,头歪凑到颈边浅浅地嗅对方满身的檀香,继续道:“躺了许多天躺累了,现在要趴着睡。”

蓝忘机轻轻推了推,不动,然后从腰而上把人搂了个紧实,“不闹了。”

魏无羡心满意足:“在我闭了眼死气沉沉睡着一声不响的时候,你是希望我天天能起来闹闹吧。”

放在背上的手微微一收,听到了蓝湛轻轻一声:“嗯。”

魏无羡更眉开眼笑:“好。”

“天天”

 

 -------------------

后记:只是非常想写跟温苑相认,以及忘羡最难得的地方,我觉得是他们在心怀对方的时候,还能慧观全局,简而言之,不只是个只会天天不顾其他闲事的人。

再补充一些提及到的个人看法:

①其实这里没有涉及到重新结丹,因为我是很期待原作者会怎么处理重新结丹一事,所以这部分自己反倒没有胡乱想过。

②魏婴还会不会修鬼道,重新结丹还兼不兼修鬼道,我觉得那也不是蓝湛能说了算的,至少他依旧不会去全力阻止魏婴任何一个他自己作出的选择。

③修鬼道关乎到的魏婴的生死问题,我觉得无论重生前后都是一样的,第一世修鬼道是保护自己保护剩余的温情一家的不得已之举,血洗不夜天也不是为了求死,乱葬岗围剿身销魂散更只是因为反噬,他必定不是想去死,想不到自己会死。只是证明了蓝湛说得没错,修鬼道损身损心性。重生的这一世知晓了蓝湛心意,魏婴为了他可能会做出另一个选择,但不代表上一世的时候他想着死,而这一世有了蓝湛才不再想了。

其实也就回归到了我后记的那一点,TvT

评论(5)

热度(122)

  1. 淡🍁语-苗能白兼黄 转载了此文字